今天是: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安东文化考察纪行

发布日期:2013-9-27 浏览次数:2380

安东文化考察纪行

朱万曙
 

  从2004年开始,我们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和韩国国学振兴院开展了“徽学与安东学比较”的合作课题研究。韩国国学振兴院就坐落在安东市北边,它是一个半官方半民间的机构,其主要工作是收集文化积淀最丰厚的安东地区的家族文献和木刻雕版以及各种文物,同时也开展安东历史文化的研究。2003年,该院得知徽学研究中心是中国地域文化研究的重要研究机构,遂主动和我们联络,院长沈宇永先生访问了我校,并和学校、中心签定了合作协议书。

  按照中心和国学振兴院的合作协议,“徽学与安东学比较”课题分十个子课题,每个子课题双方各请一位研究人员担任,分两个年度完成。双方研究人员先写出论文初稿,并和对方承担同一课题的研究人员先期交流,然后双方都到对方实地考察一周,再充实论文,最后成果结集出版。2004年,我们完成了5个子课题的研究工作,2005年,我们按照计划进行了另外5个课题的研究,8月1日到8日,我方承担课题的研究人员前往安东进行了实地考察,我作为课题承担者之一,第二次踏上了安东那块热情、认真、厚重的土地。
 

  一、安东的热情

  8月1日下午4点,我们乘坐的韩亚航班抵达韩国大邱机场。才出关,就看到国学振兴院的沈相勋博士和安东大学的郑义雨博士在出口处向我们招手致意。出来后,他们帮着我们提行李,张罗于前后。此后的7天时间里,我们一直感受着安东朋友们的热情。

  和我们的研究人员承担同一课题的韩方研究人员同样非常热情。他们不仅一直参加每天的活动——在炎炎夏日里,这样的考察是非常辛苦的,——而且在生活起居上都对我们关心有加,薛锡圭研究员是国学振兴院研究部的负责人,朴元在研究员是该院博物馆的负责人,他们也各自承担了一个子课题的研究任务。怕我们吃不惯韩餐,他们让我们每天中午和晚上都变换地点用餐,每次吃饭的时候,他们总是询问我们吃得是否习惯,是否吃好。他们还特意安排在中国餐馆吃了一次饭,虽然那家餐馆的菜已经是韩化的中国菜,但这样的安排,却体现了国学振兴院对中国学者的特别关心。

  负责具体生活事务的是朴一镐先生。他40多岁,是宗族的宗子。他说他一年内最重要的事情有两样,一是参与十几次祭祀活动,二是接待客人。接待客人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他在家族里接待客人,二是他在国学振兴院负责行政事务,也是要接待客人。他做事很负责,也很细心,有个细节让我们很感动,8月2日傍晚,天上下起了小雨,当我们参观完国学振兴院回到住处的时候,他已经等候在门厅里,为我们每个人都递上了一把雨伞。没想到,这把雨伞还真起作用,8月3日,我们考察绍修书院和陶山书院,整天都下着雨;8月4日我们考察屏山书院和河回村,整天又是骄阳似火,雨天挡雨,晴天遮阳,小小的雨伞派上了大用场。

  在韩国生活,我们有着格外的“在国外”的感觉,因为语言几乎完全不通。从路牌到商品,清一色的韩文,懂得英语的人也不多,我们开玩笑说,我们在安东成了聋子、盲人和哑巴,因此翻译就显得特别重要。这次担任翻译工作的是安东大学中文系郑义雨博士和振兴院的崔允精博士,他们都有留学中国的经历,不仅说流利的汉语,而且对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好的修养,郑博士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以明代民歌为博士论文题,崔允精博士毕业与南京大学,以元代赈恤制度为博士论文题。他们不仅出色地完成了翻译工作,也是我们生活上离不开的拐杖,无论是学术考察,还是日常作息,都依赖于他们的细心照顾,大到传统礼仪的了解,小到生活用品的购买、使用,都是他们指点。

  我还要提一提朴景焕博士。国学振兴院和徽学研究中心的合作,他是最早的使者,2003年的暑假,他就专程来中心考察和接洽;他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修中国哲学,汉语也非常好,很多合作事宜都是通过他推动的,因此,他是中心的老朋友了。他没有参加这个课题研究,可我们一到安东,就看到他迎接的身影。此后的几天里,他只要一有空闲,就来看望我们,让我们感到特别亲切。

  二、 安东的认真

  国学振兴院承担着保护和继承韩国传统文化的使命,它的成员对待这项使命的态度也是极其认真的。

  在6月份,我们就拿到了与我们合作课题的成员名单,看得出他们是经过国学院认真挑选的。与王国良教授合作《朱子理学与退溪理学比较》子课题研究的是国学院研究部负责人薛锡圭研究员,他是庆北大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朝鲜政治思想史,著有《朝鲜时代儒生上疏公论政治》、《南冥学派政治哲学研究》等著作,另有关于李退溪思想的研究论文多篇;与我合作《徽州民俗与安东民俗比较》子课题研究的是安东大学民俗学裴永东教授,他是岭南大学人类学博士,论著也有多种;承担《徽州与安东书院建筑比较》、《徽州与安东书院教育比较》、《徽州与安东近代化变迁》的朴元在研究员、李树焕教授、沈相熏博士都在各自的领域有自己的建树。

  我们抵达安东的当天晚上,就拿到了一份考察日程表。表上详细标明了每一天的考察活动以及时间安排:8月2日,全天参观国学振兴院;8月3日,考察理学、书院建筑和教育;8月4日,考察书院建筑、教育和村落民俗;8月5日,考察民俗文化;8月6日,全天举行研讨会,宣读论文;8月7日,前往汉城参观博物馆。没有旅游,没有休闲娱乐活动,有的只是学术考察和研讨。
    安东的天气和合肥一样炎热,我们要考察的地点大多都在乡村,虽然有汽车送达,可是在考察地仍然要忍受酷暑的“熏陶”。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河回村,那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曾经去过的韩国传统村落,保存着假面舞和大量古建筑等传统文化。但是8月4日那天,太阳高照,由于该村已经成为安东最重要的游览点,所以汽车不允许开进村里,我们步行了大约1公里才到达用餐的地方,接下来的参观考察也都是头顶烈日,大汗淋漓地听介绍。我相信,所有参加该课题的韩方人员都多次来过河回村,可是他们并没有半点偷懒,和课题合作者一同冒着酷暑再次来这里考察和交流。
    白天的考察要忍受炎热,夜晚的考察则需要放弃休息。4日晚上,国学院还排了一个难得的考察安东不迁位祭祀活动,那是在离市区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裴氏家族祭祀明代的一个先祖,时间是从10点钟到夜里2点钟。尽管白天流了不少汗,可晚上韩方学者仍然陪同着我们观看了祭祀的整个过程。他们把我们送到住所的时候,已经2点多钟了。
    每到一个考察点,除了当地人的介绍外,韩方学者还要做很多补充介绍,他们随时解答着我方学者的提问。有的时候,我们席地而坐,像韩国人一样盘着腿听他们的介绍,提出自己的疑问;有的时候,我们就在车上讨论和交流。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都想利用这短短的一个星期的时间,取得最大的学术收获。
    8月6日的研讨会开得更加认真,虽然只有10个学者,但学术气氛却很浓厚。在到达安东的当天晚上,我们的论文文本都被要求把重要的句子划上记号提供给翻译,他们则提前做好翻译的准备。上午是我方学者宣读论文,下午是韩方学者宣读论文,每人宣读论文15分钟,翻译15分钟,最后进行讨论。韩方学者不仅认真撰写了论文,而且都翻译成中文文本,这使得我们很方便地阅读到了他们的初步研究。他们对文献的搜集和征引也很全面细致,为了描述安东近代文化转变的过程,沈相勋博士搜集了大量的图片加以展示。在研讨会结束的时候,他们给我们开列了希望我们提供的参考书目。第一轮的研讨应该说是认真而富有成效的,10月份,他们还要来实地考察徽州文化,到时候还将再举行一轮讨论。

  只有认真,才能把事情做好。韩国的经济发展如此,国学振兴院的工作成效也是如此。我想,正因为中、韩双方学者都本着认真的态度,合作研究才得以顺利而富有成效地进入到二期阶段。有这样认真的态度,我也相信今后还有更多更深入的合作。

  三、安东的厚重

  安东市给自己的文化定位是“五千年文化之窗”,“韩国精神文化之首都”。任何人到安东,都能够感受到安东历史文化的厚重,我在去年写了一篇《安东印象》,登载在《新安晚报》上,在那篇文章里,我侧重介绍了李退溪的思想在安东的影响,也介绍了村落和宗族形态的保留情形。在子课题《徽学与安东学的比较》一文里,我指出安东学和徽学之所以成立,一是因为都有大量的历史文献和地面文化遗存的保留,二是都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三是它们都是一定历史时期全国的主流文化——理学文化——的代表。这次考察,我所感受的是理学文化精神在安东传播的途径和影响力,还有民间文化的魅力。

  书院是本次考察的重点,考察的视角一是建筑,二是教育。我们分别考察了绍修书院、陶山书院、屏山书院。和中国的书院一样,它们都位于青山绿水之中,环境清幽,是修身养性、读书思考的好地方。和中国书院不同的是,安东书院的建筑都非常朴素,没有雕梁画栋,连简单的装饰都很少,土墙青瓦,古朴庄重。这既和韩国所有的建筑风格一致,也更符合理学的精神。
    在我们考察的三个书院中,屏山书院的建筑最有特色,顺着山坡而上,它有大门、“晚对楼”、“立教堂”、“尊德祠”四进,大门上悬挂的牌匾是“复礼门”,显然是取自“克己复礼”之意;“晚对楼”是最有特色的建筑,它平地架空在大门之内,楼体宽大,在平铺的木版上可席地坐200人,没有门窗,所以视野开阔,它的正对面就是缓缓流淌的洛东江和如屏风一样的屏山。可以想见,当年在这里读书的学生们在夕阳西下的时分,登上此楼,放眼眺望对面的山水,该是多么心旷神怡!也可以想见,他们席地而坐,交流读书心得,讨论学理思想,又是多么会心会意!“立教堂”的中间部位是地板,显然是老师给学生们上课的地方,右边叫“明诚斋”,是院长居住的小房间,左边叫“敬义斋”,是学生们居住的小房间,和“立教堂”中间是一个院子,其左右也是学生们居住的“东斋”和“西斋”。“尊德祠”实际上是一个祠堂,它的位置偏右,供奉的是书院的创办人柳成龙的牌位,它的旁边还有“典祀厅”,是每年3月9日祭祀柳成龙时准备祭品的场所。

  在安东现存的书院里,陶山书院的地位最为重要,因为这是李退溪建造并讲学的书院。李退溪是16世纪韩国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他名滉,生于1500年,卒于1570年,其时间相当于中国明朝正德、嘉靖、隆庆三朝。和许多中国古代的文人一样,他也中过科举,做过地方官,但他厌恶官场,宁愿隐居探讨学问。他的思想,既继承了宋明理学的学说,又吸收了心学的观点,他主张“理”是恒常不变的,又认为人有善良之心,并且能够发挥主动性。在理学方面,他直接继承了中国的理学家朱熹的思想,他撰写的《朱子书节要》20卷,成为当时学者们学习朱子思想的入门书。和许多中国古代的思想家同时也是教育家一样,李退溪不仅是思想家,也是教育家。他建立了陶山书院,培养了一批出色的弟子。从而扩大了退溪的思想和学说,形成了“退溪学派”或叫“岭南学派”,在韩国思想史上,这个学派无疑占有重要的地位。陶山书院里,保存了李退溪居住和教学的“陶山书堂”、“典教堂”,学生们居住的“陇云精舍”、“博约斋”、“弘毅斋”等建筑,漫步其中,可以感受到韩国思想大师的亲切和威严,也可以了解到书院对传承文化的巨大作用。

  在徽州的方志和家谱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祭用文公《家礼》”的记载。朱熹的《家礼》是徽州民间礼仪遵从的范本,但是,它所规定的冠、婚、葬、祭的礼仪在今天已经难以看到了。这次考察,国学院安排的观看裴氏不迁位祭祀的活动,让我们切实地了解到“祭用文公《家礼》”的过程。不迁位祭祀是韩国独有的祭祀活动,一般来说,家族的祠堂只祭祀4代祖先,但对于对国家、家族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经过国家、儒林和家族的确认后,可以一直将他们的牌位保存在祠堂里,每年都要祭祀。裴氏家族祭祀的人物是明代的一位叫裴三益的官员,说来也巧,他的宦绩是曾经出使中国,替朝鲜国王修改了若干处中国明王朝对其不实的记载。参加祭祀活动的大约有20来人,他们换上了宽袍大袖的“深衣”,现场将各人的分工写在纸上,然后按照《家礼》规定的祭祀程序,从祠堂请来牌位,行“三献礼”,最后是“赐福”,我们也都“受福”——品尝了祭祀用的酒和食品。

  不迁位祭祀既是儒家礼仪,也是一种民俗活动。安东的民间,保存着丰富的礼仪活动。不仅如此,安东市还设立了民俗博物馆,详细展示了冠、婚、葬、祭礼仪的过程。此外,河回村的别神假面舞和面具被列为第69号重要无形文化遗产,《踩铜桥》和车战游戏也都是安东重要的民间文化活动。至于衣着、饮食等民俗文化,更是丰富多彩。为了弘扬这些民俗文化,安东市已经在每年9月的最后一周都举行国际假面舞节,使之成为了一个有着国际影响的文化品牌。

  安东和徽州有很多共同点,的确是两个可以展开深入比较的地域。但是,安东和徽州又有很大的不同。在安东的历史上,并没有出现像徽商那样的商人群体,但是,今天的安东显然比徽州富有很多。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衔接得自然而令人陶醉,悠久的村落、古建筑和“现代”小汽车构成了安东的独有风景线。更重要的是安东人对保存传统文化投注了巨大的热情并且付诸于行动中,“收集十万块木刻雕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正成为国学振兴院近3年的努力目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安东的历史文化固然是我们学术研究的对象,而安东人的文化保护意识和做法同样值得我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