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徽学研究中心第三次学术委员会会议纪要

发布日期:2013-9-23 浏览次数:3447

 

  2004年4月21日,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召开了第三次学术委员会会议,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师范大学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中心主任瞿林东教授,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冯尔康教授、广东社会科院历史研究所叶显恩教授,以及安徽大学出版社社长杨应芹教授和徽学研究中心主任朱万曙教授参加了会议,北京大学历史系王天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张立文教授因教学任务繁重未能与会,中国科技大学科技考古系张秉伦教授因病临时假。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陆勤毅教授自始至终参加了会议。安徽省教育厅社科处朱玉华同志和安徽大学科研处领导也应邀到会。徽学研究中心赵华富教授、卞利教授列席了会议。

  这次会议是继2000、2001年之后,徽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召开的第三次会议。由于此次会议是在教育部给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一年整改意见公布之际召开,因此,对年底徽学研究中心进行复审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陆勤毅书记在会议开幕式上,对会议的重要性进行了高度评价。他说:“这次会议很重要,一是会议间隔时间较长;二是徽学研究中心被教育部限期一年整改,如何在限期内通过教育部的整改验收,还望学术委员们多出主意;三是这次会议是在中央关于繁荣哲学社会科学的大背景下召开,因此,对我校繁荣社会科学,搞好学校三座省属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也具有一定的示范和指导意义。”接着,陆勤毅书记对徽学研究中心这几年所做的工作和存在的问题,给予了充分的评价,指出:“徽学研究中心在基础工作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但也应看到不足,包括体制管理、徽学理论研究和高层次、高质量重大成果等方面,离基地建设目标还有差距。”陆勤毅书记最后还就学校关于徽学研究中心整改措施,向委员会作了通报,并希望委员们坦诚地为徽学研究中心整改出谋献策。

  徽学研究中心主任朱万曙教授向会议作了工作汇报。之后,会议围绕徽学研究中心三年建设以及如何进一步发展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一、关于徽学研究中心三年来的的建设问题

  学术委员会主任瞿林东教授在发言中指出:“作为学术研究中心,徽学研究中心的一切工作都应围绕学术研究开展工作。我现在深切感到徽学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意义也十分重要,她对中国历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典型和特殊意义。”
冯尔康教授说:“对徽学研究中心被教育部限期整改的情况,我感到很意外。刚才看了徽学研究中心的展览和资料,觉得作为一个新的学科研究领域,徽学做到今天这样十分不容易。我们不能跟敦煌学比,人家毕竟做了百年。徽学研究中心三年来成绩是明显的,在某些方面是很突出的。再一点,就是将整改作为动力,把近年来的成果尽快拿出来。”

  叶显恩教授对徽学研究中心的工作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认为徽学研究中心这几年来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收集复制了大量的原始资料,这为下一步深入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杨应芹教授认为作为研究机构,徽学研究中心重要的是拿出高质量的成果。只有高质量的学术研究成果,才具有说服力。

  二、关于徽学研究中心的发展方向问题

  会议对徽学研究中心目前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问题,给予了更多的关注。

  冯尔康教授在发言中认为,徽学研究中心现在成果很多,但铺的面太大。因此,他建议首先把基地第一批三项重大课题成果推出来,把最主要的研究成规推出来,把最能反映中心特点的成果尽快推出来。冯先生指出:“徽学研究中心特藏室资料只有我们中心才有,具有别的资料无法相比的价值,如能将它标点整理或直接影印出版出来,一定会对徽学研究有重要促进作用。徽州文书是徽学研究中不能忽视的问题,应当将它作为一种史料学来研究。既然有重点,就有一个人力分配的问题。因此,我建议要发挥各方面专家的作用。”

  瞿林东教授指出:“徽学研究中心的主攻方向是什么?配合的领域是什么?这个问题必须要明确,如果不解决这一问题,以后发布课题、组织力量都没有重点。记得教育部当初来考察的时候,曾明确指出徽学应当和历史学密切结合,当然不是不要其他学科。安徽大学考虑到徽州文书的重要性,把它和历史文献学学科建设相结合,于去年申报历史文献学博士点并获得成功,这是有见地的。但是,徽学研究中心的研究领域哪个是重点?哪个是非重点?我赞同冯先生的意见。不然,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别人都看不出来突出的地方。对徽学研究的态势要做客观的分析,明确主攻方向,再到其他领域发展。另外,作为一个全国性的研究中心,我们还要寻找我们可以成为优势的空间。教育部整改意见中有关于徽学理论建设的问题,我想是不是可以写点论文,从自己研究的领域跳出来,站得高些,看得远些,徽学研究的趋势和前景、目前徽学研究中的问题、徽州文书与徽学的关系等,都要进行研究。什么叫理论?综合能力、概括能力、为学科发展提供指导性意见,这就是理论。安大所藏徽州文书的价值,还有国内外徽州文书的收藏与研究,它既是具体问题,又具有理论指导意义。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理论研究”

  叶显恩教授还从泛珠江三角洲贸易和徽州海商研究的高度,对徽学研究中心的未来研究方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希望徽学研究中心能够把徽学放在全国乃至当时全国和世界的范围内进行研究,多寻求与国内外学界的交流与合作。

  三、关于徽学研究中心重大学术问题的选择

  叶显恩教授指出:徽学的定义问题,我们不必过多纠缠。过了二十年,随着资料的不断发现,今天的定义还会改变。叶显恩教授还对不久前中宣部科研局将“徽州文化研究”连同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各一项人文社科成果被作为三大人文社科研究领域取得突破的新闻,向会议作了通报。因此,他建议应当对徽学的意义以及徽州文化的地位和发展大势做研究。关于徽学研究中心重大学术选题问题,叶显恩教授着重就徽州文书说研究的路径问题作了阐述,认为:“徽州文书研究有两种方法,一是格式等形式问题的研究,一是以徽州文书研究徽州社会经济史。文书整理只是史料建设。我以为应根据史料作研究,要有些显示徽州特点的著作,这里包括奠基性的著作和阶段性的代表作。”

  徽学研究中心顾问、列席会议的赵华富教授指出:“徽州宗族研究要作为徽学研究的重点,宗族不但应是徽学研究的重点领域,而且应是徽学研究的重中之重。”

  冯尔康教授说:“赵先生出了一个很好的题目,我想作点补充,就是宗族与徽州社会结构、宗族与徽州社会生活等等,能否作为徽学研究的重点领域,其实这也是中国社会史研究的趋势。”冯先生还建议要把徽州社会前近代的范围内来考察,认为:“前近代中国社会具有特别性,徽州社会研究这样的命题,既解释了徽州社会,也解释了前近代中国社会,其意义史不言而喻的。”

  瞿林东教授最后总结说:“20世纪徽学研究分析这个题目,应当作很好地研究,这个题目作好了,我们就取得了徽学解释的主动权。再一个就是冯先生刚才出的题目徽学史料学研究,这是新的,占领至高点的研究。至于具体的研究,从文书和族谱出发来设计题目,都应从明清徽州社会史角度进行研究。”

  四、关于徽学研究中心的体制与对外合作问题

  学术委员们还就徽学研究中心的体制与对外合作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瞿林东教授首先就徽学研究中心和安徽师大以及其他徽学研究机构的合作问题,提出了中肯的建议,并建议增补因张海鹏教授去世后安徽师大学术委员的空额。关于徽学研究中心体制,瞿林东指出:“要充分发挥专业人员的地位和作用,首先要主攻方向明确,充分发挥专业人员的学术作用。学校准备设立一位专职副主任,来专程负责科研管理工作,这是对的。但研究最重要,成果最重要。我有一个想法,将来中心全面工作是一摊子,行政工作是一摊子,课题和研究工作是一摊子,要将三者有机结合起来才是。如果课题完成不好,中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此,要力争在相当专业的杂志上发表成果,发挥每个人的专长,同时要有团队精神和全局意识。”

  冯尔康教授也建议徽学研究中心要多和其他高校的徽学研究者沟通和联系。他说:“安徽大学有一个徽学研究中心,安徽师大有一批研究力量,特别是徽商研究,他们做很有研究实力。应当注意团结和借用他们的力量,使他们参与进来。在学术委员会换届时,建议考虑安徽师大人选。”

  杨应芹教授认为:“徽学研究中心的任务就是作研究,研究就要出高质量的成果。对高质量的学术成果要进行重奖,这样才能促使好的成果脱颖而出。要把主要精力集中到徽学空白领域的研究上,要抓重点,要把高层次研究选题作为中心的重点任务来抓。”

  叶显恩先生强调要努力协调好与各方面的关系。学术委员们还建议安徽大学和徽学研究中心要采取多渠道办法,开展对外交流与合作。

  陆勤毅教授最后代表安徽大学,向与会学术委员表示感谢。对学术委员们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陆书记郑重表示,要敦促徽学研究中心专兼职研究人员尽快多出高质量的学术成果,并承诺对有关合作问题设法加以协调,以便在年底教育部专家组的复审中顺利过关。

  会议还就学术委员会的换届问题交换了意见,决定在复审后进行换届工作。

  会议圆满完成了预定议程,在掌声中宣布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