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刘伯山主编《徽州文书》第一辑评介

发布日期:2014-12-24 浏览次数:1619

 刘伯山主编《徽州文书》第一辑评介
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 常建华

  由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刘伯山先生主编的《徽州文书》第一辑,于2005年1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影印发行。本辑共计十卷,收入的是归户的文书,五千多份。其中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伯山书屋”的藏黟县10户村民的徽州文书五卷,祁门县博物馆所藏祁门6户徽州文书五卷。这16户村民的文书,都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发现的,为进一步开展徽学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徽州文书》第一辑的特色首先在于整理得当。徽州文书产生于官府、会社、家族或个人从事各项活动而出现的书面文字,已经发现的徽州文书有二三十万件之多。由于不少徽州文书是从原藏者在不同时间以不同数量与途径散出的,往往在文书的流通过程中破坏了原有文书的形态,加上新藏者的不慎或整理者拆并,原藏一处的徽州文书七零八落,难以复原,为研究利用带来极大麻烦。这种情形有些类似甲骨文与清宫档案的整理,20世纪50年代整理清宫档案,将原来的全宗打乱,分18大类编排,虽然有一定查阅的便利,但是由于破坏了原有档案的完整性,打乱了事物本身的联系,进行深入探讨或做分类题目以外的研究,就会感到颇为不便。甲骨文散出后,也破坏了原来的存在形态,于是不得不进行甲骨文缀合,就是将支离破碎、身首异处的甲骨文重新组合在一起,辨识文字,增加甲骨文的史料价值。《徽州文书》第一辑的整理、编辑总结以往徽学研究的经验教训,保留原有徽州文书的归户性,从而使得文书资料完整。刘伯山先生在本书的《前言》中指出:“归户的文书亦即是属于谁或由谁拥有并作为档案保存的文书。这类的文书,其每一份都应是与归属的主体之间存在某种密切联系,有着一定内在关系的,其得以保存也正是在于它于归属户来说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原本是归户的文书,收集的时候没有合户收集,而是逐件挑选,导致归户性缺失;整理的时候也不是一户一户的整理,而是人为打乱,导致归户性丧失;保存管理上又不注意一户户的分开保存管理,而是笼统置放,导致归户性流失。”因此,该书的整理从归户性出发制订《编辑体例》:“凡知道其收集和发现时间、过程,皆以发现批次为单位,注明寻获记。归户文书不作分类,以户为单位编排”。归户性整理徽州文书符合文献整理和学术研究的规律,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便于研究者利用这批资料。

  学术价值高,是《徽州文书》第一辑的第二个特色。由于上述的整理方法得当,便于对徽州进行微观的家族个案研究。微观研究可以借助个案资料的完整性,建立起事物之间的联系性,观察事物的演变过程,加深对历史的认识。本书收录的16个家族文书,记录了这些家族的各种活动,对其进行综合探讨,就会深化家族史的研究,也会加深对徽州社会、经济、文化的理解。本辑收录文书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如收录本书的《黟县一都榆村邱氏文书》共有300多份,内容上许多是连续有关联的。其最早的一份是明天启四年的,迟的是民国后期,内容丰富,举凡买卖租典契约、合同公约、收借条、分书遗嘱、账单账册等等皆有。再如《祁门十七都环砂程氏文书》数量竟达1380多份(部),最早的一份是明代宣德四年(1429年)的,最迟一份是民国二十年(1931年),总跨度为502年。这应是一户与祁门十七都环砂程氏宗族本身有着密切关系的家族文书,涉及宗族祠堂、族长等重要内容。此外,目前人们已知的文书大多是集中在祁门、休宁、歙县三县,尤以祁门最多,而黟县的文书极少。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编的《徽州千年契约文书》收录文书的地域分布就是如此。而本书所收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伯山书屋”的徽州文书都是黟县文书,弥补了已知徽州文书地域分布上的不足。

  总之,《徽州文书》第一辑是一部公布新资料、整理方法得当、学术价值颇高的文书史料集,该书作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资助项目《新发现徽州文书整理》的成果值得庆贺,这种公布资料的做法也令人钦佩。

  (原载《中国史研究动态》2006年第11期,第31-32页)